在城卫军的护送下,叔侄俩很快便回到了小院,张洛一现在的状态不太好,必须尽快清除识海中的诅咒之力。城卫军在劝告张洛一最近暂时不要出门后便匆匆离开了,想来最近百目城会有不小的震动,一直以来,城主府都如同隐身一般的低调,但能执掌一城的势力,绝对不仅仅是依靠护城大阵那么简单!

    “主人,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在张洛一返回小院后,闭关的吴志明第一时间感应到了他的异样,破关而出。此时,吴志明的伤势虽然仍未痊愈,但战斗力已经恢复到近七成,不必闭死关了。

    “无碍,我先闭关处理一下,你替我教教这丫头阵法基础。”张洛一揉了揉一脸担忧的小丫头的脑袋,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,道“不必担心,二叔没事的,这几天你先跟着这位吴爷爷学习阵法的基础知识,他可是化神强者,你要好好学,等打好了基础,二叔再传你《河图初解》。”

    想着老吴七八百岁的年龄,还有那一头白发,张洛一实在不好意思让张忆如叫老吴叔叔。

    “嗯!”小丫头咬着嘴唇,双眸中泛着泪光,坚强的点点头。这次张洛一遭受暗杀负伤,真的是吓到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主修的功法有残缺,到时候我也传你《河图初解》,希望你能有所成。”既然有了主仆之名,那张洛一也不希望老吴一直原地踏步,老吴越强,也能帮到他越多。《河图初解》只是修河图洛书的基础,但在这下界,也算是相当高深的。

    “多谢主人!”

    张洛一在百目城只算是一个小人物,他被暗杀根本掀不起半点儿浪花,最多作为一些人茶余饭后的谈资,这还是因为暗杀发现在百目城中,他是修罗族悬赏的目标,否则谁认识他是谁啊?城主府在第一时间动了起来,全部城卫军全城戒严,城主亲自动手,自护城大阵中提取出了杀手的气息,开始全城搜索,更是以气息为引推演杀手身份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修罗皇自十地血狱传出消息,接受九剑山第四天剑的挑战,三日后于百目城西三百里的碎石岭一决高低。两位半步大乘的决战,顿时将百目城中当街刺杀事件的余波盖得一丝不剩!更有甚者已经出发去碎石岭,打算提前占据最佳观点位置。

    修罗皇接受了第四天剑的挑战,但金圣宫宫主却仍然没有任何回应,这仿佛预示着金圣宫真的衰落了,原本就互有间隙的正道联盟隐有倾塌之势,为了争夺利益,更是不顾盟约协议,纷纷对盟友御兽堂出手,威逼利诱,落井下石,无所不用其极,这已经是完全不顾脸面了啊!

    倒霉的御兽堂不过短短几天里,精英弟子几乎被挖去八成,百目城中的产业更是一样没保住,但诡异的是,御兽堂仅剩的那三瓜俩枣却一直在坚持,产业也只剩下了山门所在的三山峰。各方势力都给裴长临开出了极高的条件,作为御兽堂最后的支柱,裴长临倒向哪一方,无疑就等于是吞下了整个御兽堂!

    利益动人心,修行也讲求“财法侣地”,这么大一块肥肉在嘴边,除了排外的修罗族和“事事落在人后”的天音门外,就连金圣宫都暗中悄悄活动。

    三天一晃而过,碎石岭已经聚集了数十万观众,其中看热闹的玩家占了有一小半,这一战也被有心人宣传为百目城的巅峰之战!而就在这个时候,原本与修罗皇齐名的金圣宫宫主宣布退位,由其二弟子季天赐接任宫主之位,而在宫主之位中竞争失败的大弟子齐恺心远走它地。

    这事在百目城到是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,金圣宫天价拍下“佛国罗汉引”的事早已不是秘密,金圣宫主在这个时候退位,无疑是准备五年后的意念佛国之争。大概除了金圣宫的人,百目城所有势力都在祈愿着,希望到时候这位前宫主大人能够将金光镜也带进意念佛国,最后连人带宝一起葬在意念佛国中!

    多么完美的剧本啊!但很可惜,永远都不会实现,金光镜是不可能离开金圣宫山门的。

    “修皇罗怎么还不来啊,已经到约定的时间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第四天剑昨天就到了,修罗皇不会鸽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当堂堂修罗皇是你呢!这种已经传告四方的决战,就算明知是死,也肯定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要我说啊,修罗皇这就是战术,想要先泄第四天剑的气势。”

    随着约定的决斗时间渐近,碎石岭越发的热闹了,作为主角的第四天剑还没说什么,观众已经抱怨起决斗的另一个主角了。观看这种顶级强者的决斗可是很危险的,只能远距离以神识或特殊的法术观看,但仍然有危险,可以说,这些吃瓜群众都是冒着生命危险来看热闹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,本皇来了!”正午时分,修罗皇踩点赶到,宛如魔音一般的笑声自一片血云中传来。血云飘到了第四天剑对面,修罗皇霸气的身影显现了出来。

 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